一群傲慢的蠢蛋治國

紀元論壇        2012年10月25日     【台商台幹要回家】

⊙高為邦

(投資中國受迫害者協會理事長、台商台幹要回家同盟召集人)

無論你是學有專長的博士、教授或院士,一旦做了政務官,最重要的能力是判斷力,病情判斷正確才能對症下藥,藥到病除;判斷失誤下錯藥,輕則延誤病情,重則加重病情以致於回天乏術。

 

台灣在一批一批傲慢的蠢蛋治理下,國家衰弱了,人民變貧窮了,加上馬團隊4年的虛耗,台灣終於百病齊發進入加護病房!

 

成立「台商回流外銷特區」

 

在中共訂定【反國家分裂法】前,群策會於2005年2月26日舉辦「反併吞、護台灣」研討會,由前總統李登輝親自主持,我提出兩大對策:一是認識中國,只有認清中共政權,才不會被統戰被併吞;二是成立「台商回流外銷特區」,讓外銷型製造業回來台灣重振台灣經濟。

 

2006年3月17日前總統陳水扁召見,主動回應我在電視及報紙的兩項訴求,承諾將台商西進血淚遭遇編寫成一系列叢書,結果由海基會出版一本《錢進中國 您不可輕忽的前車之鑑》。

 

關於成立「台商回流外銷特區」,陳前總統更是信誓旦旦一定要做,後來由經濟部投審會副處長主持會議,邀請了十幾個單位參與討論,勞委會一個單位反對,提出的理由荒謬幼稚,主持人不做結論,只是呈報上級處理!後來再向有關單位及總統府追蹤,沒有任何回音!

 

政黨輪替 外勞政策依舊

 

2008年政黨輪替,馬團隊認為經濟不好是鎖國政策造成的,因此三通、開放中國旅客、簽ECFA就成了救命仙丹。幾個月過去了,經濟並沒有起色。

 

2008年9月11日我拜會行政院祕書長薛香川,當面解釋如何達成馬總統「633」的承諾,我談了20分鐘,祕書長也認同我的分析,但最後他反問我:「誰去與勞工組織談?」政府有錢有人,宣傳政策不是政府該做的事嗎?怎麼能以「有人反對」做為不接受我建議的藉口?

 

童文薰律師也向總統府賴峰偉副祕書長提出同樣的建言,勞委會提出七大理由反對外勞薪資脫鉤,因此同年12月23日童律師邀張清溪教授與我前往總統府,我一一反駁「七大理由」的荒謬處、不實處及自相矛盾處,完全是為了反對而反對。

 

我要求安排與經濟部、經建會、勞委會三個單位一起溝通,但不被賴副祕接受;我轉而要求拜會馬總統或劉兆玄院長,當然也遭拒絕。最後賴副祕說會寫一份完整的報告給總統。寫了還是沒寫?我不得而知,以後再怎麼聯絡賴副祕都沒有回音。

 

行政院吳前院長要我說服王主委

 

2010年6月15日拜會行政院前院長吳敦義,一個多月前吳院長說,外勞本勞薪資脫鉤,不但鮭魚能回來,鯨魚都能回來!這是一句正確的話,不能因為王如玄主委反對並威脅下台而把話吞下去。最後吳院長安排我去說服王如玄。6月25日我與王如玄主委懇談40分鐘,我提出徹底解決失業問題的辦法,解釋外勞薪資市場化沒有違反人權的憂慮,她提出的種種反對理由我都能一一化解,我以為是一場成功的溝通。

 

最後,王主委說讓不讓出走的產業回來不是她能決定的,我請她將我的方案向院會提出討論。二星期後她的助理來函告知,行政院已有二大方案在進行中,一是「全球招商」,二是「全面拯救失業」!換言之,她沒有向院會提出我的方案。

 

本外勞薪資脫鉤露曙光

 

2012年3月6日「台商台幹要回家」同盟發動一場遊行,向行政院、立法院、總統府請願。4月9日「台商台幹要回家」同盟在行政院抗議,要求王如玄主委下台,為台灣外勞薪資最低及脫鉤會被國際制裁的謊言下台。9月26日王如玄請辭,外勞薪資脫鉤露曙光。

 

「經濟動能推升方案」動不起來

 

9月25日馬總統說拚經濟不用三個月,認真做一個月就要讓民眾有感。現在剛好一個月,民眾對「經濟動能推升方案」還是不明白,對解釋該方案的第一支廣告片卻是越看越糊塗。

 

「外勞鬆綁配套措施」只做半套,僅外勞數量稍微鬆綁,外勞薪資並未脫鉤,台商怎麼會在「自由經濟示範區」的規範未訂出前,採取任何行動?因此「經濟動能推升方案」要人民有感復甦是不可能的事!

 

三頭馬車駛向何方?

 

經濟部長施顏祥的「經濟動能推升方案」動不起來。經建會主委尹啟銘曾說「自由經濟示範區」不是大滷麵,區內外勞薪資不脫鉤,現在卻要他端出脫鉤的好菜?

 

潘世偉接任勞委會主委前說,要為外勞本勞薪資脫鉤找出解決之道;後來面對勞工組織又說,要盡量阻擋脫鉤!若脫鉤是對的,寧可主委不做也要堅持原則;若脫鉤是錯的,應該為過去的堅持道歉,將脫鉤的好處向勞工朋友講清楚。怎麼可以兩面討好?

 

陳冲帶領這樣的團隊,面對各種別有居心的反對勢力,在內憂外患下,加上自己性格溫和,想要殺出重圍改革成功?說多難有多難!◇

本篇發表於 高為邦評論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回應已關閉。